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范的博客

你的生活 非常摇滚

 
 
 

日志

 
 

“多声的中国”(Polyphonic China )在伦敦  

2009-03-12 00:19:00|  分类: 纪录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声的中国”(Polyphonic China )在伦敦 - 老范 - 老范的博客

(转自SINOREEL)

最近,余天琦在英国伦敦策划了一活动,放映5场影片:赵亮《罪与罚》、周浩的《龙哥》、胡杰《我虽死去》、顾桃《敖鲁古雅·敖鲁古雅 》,范俭的《的哥》。
活动由伦敦西民寺大学艺术与媒体研究中心组织,在伦敦摄政街英国最早向公众开放的lumiere brother 剧院 old cinema 放映。
这是英国首次关于中国纪录片专场放映活动。并有5场专题讲座,英国著名的中国电影研究教授Chris Berry和中国文化研究学者Harriet Evans等出席讨论。
首场放映影片为赵亮导演的《罪与罚》。chris berry 首场讲座,题为《在边缘处成长:中国独立纪录片发展·赵亮为例》。第二场讲座嘉宾为诺丁汉大学luke robinson 博士,题:《中国纪录片90年代以来的现场拍摄》。

余天琦小姐特别为SINOREEL翻译了两场讲座的概要。
余现在伦敦西民寺大学艺术与传媒研究中心读博士。2006年,曾入选Discovery中国新锐导演。

第一场:2009年2月10日 6:00-9:00pm 伦敦摄政街 西民寺大学 老剧院
放映影片《罪与罚》(赵亮)
讲座:《在边缘处成长:中国独立纪录片发展 ·赵亮为例》
演讲者:Chris Berry 教授, 伦敦大学 金匠学院

讲座内容提要:
作为首次以学术讨论的形式向英国电影人、学者、纪录片和中国文化爱好者介绍中国独立纪录片发展状况,chris berry 教授从九十年代初中国独立纪录片运动开始谈起。当时经济改革浪潮的掀起所带来的一系列的变化对首批纪录片制作者吴文光,段锦川,张元等人拍摄模式和观察方式的影响。Chris berry特别提到他们“套拍”制作方式,拍摄对象的平民化,和叙事方式与以往官方电视专题片的不同,其中受60年代直接电影(以怀思曼为例)的观察式纪录片影响较深。
从97年开始,纪录片拍摄开始进如一个新的阶段。紧密相关的是家庭数码dv在中国的面世。与西方不同,中国在此之前并没有家庭录影和电影业余爱好者的制作传统,如超八毫米业余录影。所以在98年之后,中国涌现了一批独立电影业余爱好者。之前做油画的,戏剧的,作家,学者,记者,演员,都纷纷加入纪录片的拍摄行列。独立纪录片的制作和播放平台也逐渐形成。
Chris berry 认为,中国独立纪录片界是相对主流电影电视荧屏文化,而产生的是一种在边缘处成长的另类荧屏文化。在这种边缘文化的实践者行列当中,赵亮算是其中一个最为边缘的导演之一。这不仅在于他和边缘人群打交道,如《纸飞机》里的吸毒者,《罪与罚》中的东北边界的派出所警察和不法分子。还有赵亮特别的工作方式,他通过私人交情,让拍摄者进一步展示在道德和法律临界的行为。这也把他的影片带到了人性的道德边界。这是为纪录“另人不安的”真相所要付出的代价,如王一曼所说的独立纪录片的“残酷”?还是拍摄者为了满足观者的视觉喜悦而对被拍者的无情的“无意识”的剥削? 或者两者都有?

(天琦按语:影片放映后观众特别讨论了片中多处用“狗”的喻意。有狗出现的空镜反复贯穿整部片子,到最后一条狗眼睁睁的看到自己同伴被杀。另外,还讨论了摄像机对拍摄者(不法分子和派出所警察)生活介入的强行性和掠夺性。在中国的媒体权威化的社会现状下,一般人对摄像机竟无意识或无力量反抗。摄像机是带有侵略性的,为得到真相,纪录片创作者是否要有意识注意道德临界线的存在?我们在纪录人性的同时是否要做到最起码的对拍摄者本身的人性的尊重?从电影人的角度来说,思考如何去饶过道德边界进行纪录片创作,是否比单纯的纪录更有美学创意性?)


第二场:2009年2月24日 6:00-9:00pm 伦敦摄政街 西民寺大学 老剧院
放映影片《龙哥》(周浩)
讲座:《中国纪录片90年代以来的现场拍摄》
演讲者:luke robinson 博士, 诺丁汉大学

Luke Robinson可以说是第一个专门研究中国独立纪录片运动的英国学者。 他从独立纪录片拍摄方式的现场性研究90年代以来的新纪录片运动,焦点放在拍摄者如何管理现场拍摄所遇到的种种情况。这其实是相对来说比较新的一个现象。因为在80年代末期以前,中国的纪录片基本上是以一种拟写剧本,加官方画外音的专题片方式制作出来的。从90年代初期以来,一群导演开始打破这种传统,在体制外投身与现场拍摄。但是中国当代语境下的现场拍摄存在哪些问题?纪录片创作者又通过这种方式表达什么? 同时,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创作者对现场拍摄的态度又有哪些转变?
在次场论坛中选择放映《龙哥》有策划者的特殊意图。周浩从开始遇到龙哥,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断断续续的跟踪拍摄(或者说是与拍摄者的一种交易活动),到片子制作完成,体现了“现场拍摄”在中国特定环境下的不确定性,也表现了导演本身对现场的高度敏感、警觉性,和拍摄危险环境的胆识。但是,影片放映后,很多观众,包括学者和电影制作人提出质疑:我为什么要看这部片子?它向我说明了什么?一些学者反复寻问拍摄者的意图:我们并不想只看拍摄者和龙哥之间的故事,更大的环境背景是什么? 影片所要表现的拍摄者和龙哥的关系被放大和封死了。结尾中,龙哥与导演的对话最为直接的表现了人与人之间利益交易的残酷性。但除了这种残酷性,导演还想说什么?
影片大大越过了道德界限。虽然影片中龙哥反复说,他身边的朋友,导演拍摄过的很多人都已经死了,进入这样一个圈子里进行拍摄,导演是否向拍摄者们寻求过拍摄许可。虽然这是一种交易,但导演对龙哥和他女友的掠夺并不是每次付200元就能扯平的。导演除了在经济上的付出没有其他的暴露。我们作为观者满足了猎奇心,但也看到了这是一场不平等的交易。观者和拍摄者在对拍摄对象进行掠夺。我们看不到城市的整体状态,“地下社会” 呈现出一面性。 这可能要进一步从导演本身的观察视角来分析他镜头的态度( 也许导演为拍摄此片付出很多,并没有在影片中表现出来)。
另外,一些英国纪录片制作人认为,与《罪与罚》相比,《龙哥》更像西方人拍摄的片子,太过要求人物和故事的戏剧性,缺乏对人物多面的、“中国式”(Chinese as an outsider)的观察。

(天琦按语:任何一部纪录片都绝非客观视角,重要的是有意识的承认并呈现拍摄的主观性。以《龙哥》为例,中国纪录片创作者是否要反思自己的拍摄视角。这是否也进一步说明了电影是有文化,有艺术审美的中产知识分子的玩意儿。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正式因为现阶段中国特殊的变革环境,普通大众、特别是边缘人群对镜头的不敏感性和无意识自我保护,才使得很多现场拍摄有可能进行。)


“多声的中国”(Polyphonic China )在伦敦 - 老范 - 老范的博客

(照片作者:余天琦)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